现金网游戏

作者:我来也 日期:2018-1-21 19:09:26 人气:17

曾将SARS康复病人的血清注入自己体内的姜素椿教授千里传经到南京,他认为今冬明春如果SARS与流感发生疫情可能出现的情况有三种——

  预防流感和SARS力度要加强

  □快报讯(记者 张星) 昨天下午,在南京市为全市卫生系统工作人员举办的SARS与流感预防控制知识讲座上,著名传染病专家、感染SARS后将病人血清注入体内的姜素椿教授分析,今冬明春SARS与流感的预防控制形势十分严峻,全社会应予以高度重视。

  姜素椿教授是302医院传染病专家,今年3月他在北京抢救SARS病人中不幸感染SARS。姜素椿决定用自己的身体做试验,注射同类病人康复后的血清来治疗SARS。注射了这种血清后,病情很快得到遏制。4月初,姜素椿以所有体征指标合格康复出院。出院后他一直没有放弃防治SARS的工作,昨天,74岁高龄的姜教授刚刚赶到南京,就开始为卫生系统的工作人员讲课。

  姜素椿教授说,SARS与流感今冬明春如果发生疫情,可能出现的情况有三种:一是SARS出现季节性反弹,由于目前对SARS的很多问题还不清楚,比如SARS病毒是什么样的病毒?目前有没有发生变异?病毒变异后已经痊愈的SARS病人有没有再感染的可能?这些还不清楚的问题将造成SARS可能再次袭来。二是流感单独流行,流感可能出现漂移甚至转变为大流行。第三种情况是SARS与流感混杂袭来,同时爆发。这种情况是非常可怕的,因为流感的早期症状与SARS基本相似,流感病人和SARS病人极易混淆,如果分不清楚,极可能将流感病人当成SARS病人隔离开来治疗,影响了SARS的防治。因此目前一定要加强对流感和SARS的预防力度。

  据介绍,与SARS不同的是,流感具有有效的疫苗可以预防。因此,流感的高发人群应及时接种疫苗,以有利于SARS的防治。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印度近日爆发不知名疾病,到目前为止,至少已有9人死亡。

  印度国家传染病院18号派出医疗队到达印度北部喜马偕尔邦的英迪拉甘地医院,协助调查这一症状为高烧和剧烈头痛的不知名疾病。

  英迪拉甘地医院的内科主治医生表示,到17日为止,医院共接受23个病人,已有9人去世,但还未找到病因,无法为病人确诊。他们仍在等待血液样本检测结果。目前,全部病人已经接受隔离监护,情况稳定,没有对抗生素发生不良反应。

  医生同时指出医院目前的医疗条件十分紧张。病人家属也抱怨说,有2/3受感染的病人现在要与他人挤在同一张病床上,这更增加了传染的机率。去年印度北部喜马偕尔邦有数十人死于瘟疫感染,所以村民们十分担心这次是不是又要来一场大瘟疫


中新网9月18日电据“中央社”报道,在参选美国加州州长的135名候选人之中,著名好莱坞影星施瓦辛格吸引资金的能力最强。他已筹得八百多万美元,居所有候选人之首。

  报道称,据可靠统计,施瓦辛格自8月12日宣布参选至今,以其超人气的表现,已获得来自325个组织和团体的高达8百余万美元的捐款。

  位列施瓦辛格之后的是民调一直领先他的现任副州长布斯塔曼堤,他所获得的政治捐款总额为227万美元,与阿诺的差距达5百余万美元。

  获得捐款数排名第三和第四的分别是加州的共和党州参议员麦克林塔和女性专栏作家赫芬顿,他们所获捐款额分别为59万美元和58万美元。

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最近呼吁国际社会支持对联合国机构进行改革,以提高其效率。安南上任伊始就曾着手进行改革,但最初阶段只是非伤筋动骨的“外科手术”,而这次改革却触及安理会及其他联合国重要机构,恐怕是一次“内科手术”。

  分析人士指出,这次改革的主要目的是要让联合国从此“脱胎换骨”,适应新的国际形势的需要。事实上,对联合国进行必要的改革是世界各国的共识,但是对于改革的方向和具体措施却存在着分歧。联合国的这次重大改革要真正付诸实施,还面临着许多困难和挑战。

  联合国面临改革压力

  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上任后就一直致力于联合国的改革。1997年上任伊始,安南便将联合国各部门、基金归入4个方面:和平与安全;经济和社会事务;人道主义事务;发展事务。此后,他又提出联合国机构改革“两步曲”,精简了联合国庞大的机构,以期减少职能重叠,并提高联合国最重要的资产即其工作人员的价值。

  而安南此次倡导的改革则和今年上半年爆发的伊拉克战争不无关系。在这次战争中,联合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和冲击。美英等国在没有获得安理会授权的情况下就发动了战争,并且在战后重建中将联合国冷落在旁,严重损害了联合国的权威。与此同时,联合国驻伊机构成为恐怖袭击的目标,联合国工作人员喋血巴格达。

  所以,安南在报告中指出,伊拉克战争不仅让各成员国陷入难以弥合的分歧和裂痕,而且“产生了许多挑战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的原则和实践问题”,国际社会不应在原来的分歧上继续纠缠,而应该推动联合国进行根本改革,以应对战争、恐怖主义、贫困以及人权等新的形势和问题。

  实际上,自冷战结束以后,联合国改革一直是国际社会讨论的热门话题。联合国现有的体制基本上是二战的产物,反映了当时的国际格局,其主要目的是为了防止国家之间发生战争,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矛盾。

  但是,分析人士指出,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国际格局和安全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原苏联解体后,美国成了惟一超级大国。随着美国实力的极度膨胀,联合国的制约机制似乎走到了“尽头”。尤其小布什政府上台后,美国奉行的单边主义政策严重冲击了原有的国际秩序,联合国的权威受到极大损害。

  与此同时,冷战后因宗教、种族等原因酿成的局部冲突和灾难增多,人道悲剧不断,人权的国际保护成为当务之急。然而,面对新形势,联合国却显得有些无力,它未能阻止卢旺达、布隆迪等国家的人道灾难。在卢旺达,胡图族和图西族之间的屠杀,导致数十万人死亡,联合国对此却反应迟缓。

  此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和恐怖主义的蔓延都成为影响国际安全的巨大威胁,但是联合国却未能采取有效的联合行动。有人曾讥讽联合国正在变成“超级红十字会”。

  经过二战后50多年的发展,出现了一批新兴的国家,崛起了一些经济、军事或政治大国。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组织和欧盟、东盟等区域集团在国际事务中的发言权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况下,改革联合国体制,反映新的权力结构,已经成为当务之急,只有这样,才能维护联合国的权威,更加充分发挥联合国的作用。

  改革聚焦安理会

  联合国秘书长安南8日指出,他将建议国际社会对现有的国际机构,特别是联合国的主要机构——合国大会、秘书处、安理会、经社理事会和托管理事会,重新进行审视,并进行相应的变革。有分析人士认为,这些机构改革的核心和焦点将是联合国安理会。

  联合国内真正拥有巨大决策权的机构是安理会。目前安理会由15个理事国组成,包括5个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和10个由大会选出、任期两年的理事国,非常任理事国每两年改选5个。

  关于安理会的改革,目前的焦点集中在两个问题上:安理会是否应该扩大?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是否应该取消?

  安理会目前的框架构成是依据二战结束后的国际格局搭建。时隔50余年,的确和国际政治现状之间有一定的差距,所以长期以来要求对安理会框架进行调整的呼声一直不绝于耳。目前各方的基本共识是要扩大安理会成员,但对于“扩军”的具体方案却有两个思路:一是只扩大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二是同时增加常任理事国和非常任理事国。据《纽约时报》9日报道,安南秘书长倾向于后一种方案。

  但是,分析人士指出,一旦安理会决定增加常任理事国席位,将引起各方之间的相互争斗。在亚洲国家中,印度和日本一直将寻求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列为外交政策的重点;欧洲的德国普遍被各方看好;南美的巴西雄心勃勃;非洲国家也希望有自己的代表。如何平衡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比例、如何充分考虑各地区的利益,将是安理会“扩军”中的一大难题。如果解决不当,反而可能成为影响联合国团结的一大败笔。

  安理会改革的另一道难题是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是否应该取消。目前安理会中的5个常任理事国拥有否决权,在表决时,哪怕有14票赞成,如果一个常任理事国不同意,决议也无法通过。

  国际政治学家汉斯·摩根索等部分学者认为常任理事国拥有的否决权是联合国体制的弊病之一,否决权成为一种特权,而不是一种正常的权利,所以应该予以取消。

  但是,也有许多学者认为,否决权是历史赋予5个常任理事国的特殊责任。冷战时期,美国和原苏联曾经频频动用否决权,使得联合国成为他们之间争霸的舞台,安理会的作用也因此大打折扣。但是在冷战结束后,这一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目前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动用否决权的次数并不是很多,利用否决权为一国之私获取好处的情况已经很少出现,所以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应该保留。

  除了安理会之外,联合国的一些其他机构也面临着改革浪潮的冲击。据8月19日出版的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称,英国和法国目前正在进行秘密会谈,打算在今年的联合国大会上提出一系列改革联合国的建议。这些建议包括:创立一个裁军组织;将现有的日内瓦人权委员会与其他人权组织合并,成立新的人权组织;创立一个全新的“经济及社会安全理事会”,这个理事会将吸纳现有“经济及社会理事会”等组织机构,主要用来应对国际经济及社会危机,例如贫困、大规模移民和国际范围内的重大疾病等。但是分析人士认为,英、法两国的上述改革建议过于激进,要在联合国内获得足够的支持困难重重。

  在改革联合国机构之余,加强联合国的作用,尤其是执行安理会决议的能力也成为联合国改革的重点之一。此外,联合国决议的执行经常要委托给具体的主权国家。而国际社会普遍担心,那些受托执行联合国决议的国家是否会悄悄夹带“私货”。比如,美英等国在执行有关伊拉克问题的决议时优先考虑自己和盟国的利益。(未完待续) 


新华社电针对英国武器专家凯利之死的调查17日出现重大进展。英国广播公司(BBC)首次承认在报道英国政府处理伊拉克违禁武器情报时错误地引用了凯利的话。

在接受独立调查小组的质询时,采访凯利的BBC记者吉利根承认,所谓布莱尔政府为了对伊动武而对伊拉克武器核查报告“添油加醋”不是凯利的原话。他说:“那是口误,我对当时没有谨慎和准确引用凯利的话表示歉意。”

BBC新闻主管萨姆布鲁克也承认在处理吉利根的稿件和为他辩护时存在失误。他说,BBC在播发吉利根稿件前,也应就此事采访英国政府。


    上一篇: 曼哈顿娱乐城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联系我们

    长沙温度传感器出产有限公司

    联系人:刘先生
    电 话:0731-62121627
    手 机:13891772162
    邮 箱:13891772162@gmail.com
    地 址:长沙市高新区国际科技园A号楼55号b梯之01
    国 外:美国硅谷华尔街A西区59
    秘 书:王小姐(40213201)
    工 作 时 间:周一到周五
    上 市 时 间:于北京2011年7月份